连称这太不像话了

2021-04-22 05:24

这件事的曝光还得感谢当地人大主任,是他的一句话冲破了禁令,使这一丑闻被披露。据媒体报道,近来在林州市一次人大常务会议上,人大主任翟建周提到民警酒后抢人孩子、当街摔在地上事件,连称“这太不像话了,太不像话了!”据悉,这是该事件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被人提及和披露,随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地人大重要领导给几家京城媒体记者发短信称:“该事件骇人听闻,当事民警郭增喜称自己当时只是摸了摸婴儿的脸和手,确定是布娃娃后才举起摔了。”

已经吓呆的李青峰和媳妇来不及多想,抱起女儿就跑向百米外的医院,大夫说孩子不行了,这里看不了,让赶紧转院。于是夫妻俩淌着眼泪,打车以最快速度将女儿送往安阳市妇幼保健医院,接诊大夫直接将婴儿送进了icu病房。“大夫说我女儿脑子里有淤血,后脑勺肿得有拳头大!”李青峰说。

前晚8时左右,多次尝试失败后,记者终于拨通了郭增喜本人的电话。郭在电话中表示自己在山西长治,正往林州赶,大约2个小时以后能到林州,希望能够见记者一面。但对于记者提问有关事发原因等问题,郭增喜则不愿提及。“我现在有病,到长治来看病。”记者追问他有什么病,郭说患有心脏病和糖尿病,且病情严重,精神压力很大。在记者一再追问下,郭增喜表示:“说起这个事我很惭愧。”

“我当时抱起女儿冲向百米外的医院,我当时被吓蒙了。”今年28岁的李青峰是河南省安阳林州市人,女儿悦悦(化名)刚满7个月,提及两个月前的这件事,愤慨之余他又感到十分蹊跷:“我不知道他为何摔我女儿,我抱着孩子根本没有惹他啊!”

北京恶汉摔死女童案震惊舆论,原以为这种极端残暴的血案只是个案,没想到血案又现河南林州版,一从警近30年的民警,酗酒后突然抢走街上一男子怀里7个月大的女婴,举过头顶后猛摔在地。目前女婴虽已脱离生命危险,但能否康复仍需进一步观察。事件发生后,涉事民警除受到关禁闭15天的警务纪律处罚外,至今没受到任何法律制裁。(8月17日《法制晚报》)

犯罪手段如此骇人听闻,当地人不可能不知道此事;案件在当地有很大的影响,当地媒体不可能不知情;已经进行了内部通报,当地官员不可能不清楚;被害人家属悲痛难忍,由于付不起高额的医药费,只能将孩子抱回家喂养;他们也不可能没通过法律途径主张过自己的权利。这么多条信息渠道,竟然都被成功地封锁住了,在社交平台如此发达的今天,信息封锁如有铜墙铁壁,这种捂的能力实在让人震惊。如果不是那位人大主任一语冲破禁令,不是那位人大官员向京城媒体发短信披露此事,可能此案还一直会被捂下去。

记者敲了很长时间的门,但没有人应答,路过的邻居说家里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了,“孩子被摔后,孩子的奶奶和父母都去了安阳,一直都没回来”。几名邻居告诉记者,附近的邻居都知道李家孩子被摔的事。“孩子特好看,眼睛大大的,只要一逗就咧嘴笑。”在附近开食品店的老板说。

到底是谁发禁令不让透露此事?为什么当地知情官员都不敢在公开场合谈论此事?为什么当地人大的重要领导不给当地媒体发短信,而是给京城几家媒体记者发短信曝光此事?到底是何种力量竭力在捂这件事?从媒体的报道看,当地官方是在内部通报了此事,为什么不向社会公布?为什么记者采访时,当地官员都讳莫如深地躲着记者?背后到底有什么样的黑手捂着此案,并让当地官员和媒体噤若寒蝉?

“当时我抱着女儿站着,不知道从哪里来了3名男子,从走路的姿势看,他们好像都喝了酒”,3男子都穿着便装,直奔李青峰夫妇边上的皇冠歌厅。其中一名身高在1米8左右、体格健硕的男子走到李青峰身前,俯身看李青峰怀里的女婴,然后伸手摸了摸女婴的脸和胳膊。

几天后,李青峰从当时赶到现场的振林派出所民警口中得知,摔自己女儿的人是一名在林州市公安局任职的民警,名叫郭增喜。

事件发生后,涉事民警除遭到关禁闭15天的警务纪律处罚外,至今没受到任何法律制裁。

即便酒后意识不清晰,但一个从警近30年的民警为何会摔婴,仍让人难以理解。为进一步还原事情真相,记者又采访了多名接近此事的官员和围观者,及女婴家的邻居。

向记者讲述当天会议情景的是当地人大一名副主任。据悉,这是该事件第一次在公开场合被人提及和披露。

记者了解到,目前悦悦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孩子脑部有3处骨折,留下后遗症的可能性极大。

近日,北京摔2岁女童案出现河南林州版。一从警近30年的民警,酗酒后突然抢走街上一男子怀里7个月大的女婴,举过头顶后猛摔在地。目前女婴虽已脱离生命危险,但仍需进一步观察。

那么事发经过究竟如何?民警为何摔婴?事后这名民警是否迅速及时被采取了法律羁押措施呢?为此记者在河南林州市展开了调查。

北京恶汉摔死女童案发生后,公众心理受到了强烈的冲击,人们无法想像一个人竟恶劣到这种毫无人性、禽兽不如的地步。上述北京案件,让公众见识了社会戾气之浓烈。当林州再发生类似案件时,人们已经没有了震惊,只剩下愤怒。前一案件的嫌犯是一坐过牢的人,而此一案件的涉事者竟然是一民警。人们愤怒其手段的残忍,愤怒其单位的息事宁人——做出如此残忍的犯罪行为,那个民警竟然只被关了15天禁闭,只受到警务纪律处罚,未受到任何法律制裁。残暴突破了公众想像力,林州市公安局息事宁人、“拿人命当儿戏”的态度更让人咋舌。

“事发后郭增喜受到处罚了吗?会负刑事责任吗?”记者一连追问。对方说:“这个事情是有,郭也受到处罚了,当时我们接到110报警,振林派出所民警出警了,后来郭本人被关禁闭15天。”

记者进一步核实消息证实,摔婴事件发生后,郭增喜确实被上级部门按照警务纪律关禁闭15天。除此之外,郭尚没有受到法律意义上的任何处罚,目前仍在林州市公安局正常工作。

随后,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当地人大重要领导给几家京城媒体记者发短信称:“该事件骇人听闻,当事民警郭增喜称自己当时只是摸了摸婴儿的脸和手,确定是布娃娃后才举起摔了。”

郭增喜一口咬定是硅胶玩具,遭到同行者取笑,恼羞成怒的郭增喜为了证明自己的判断正确,遂发生了上述悲剧。

李青峰说,7月20日晚饭后,李青峰和媳妇抱着孩子出门遛弯,大约晚上9点,俩人走到了位于林州市西环边上的皇冠国际歌厅附近。

在林州市公安局,记者走进一位副局长的办公室,一提到郭增喜3个字,副局长立刻称:“我不知道,你别问我,去问别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林州市人大领导向记者讲述了其所知的“内部通报”:事发当晚,郭增喜等人酗酒后,邀约几名同行者去歌厅“放松娱乐”,远远看见歌厅附近抱着孩子的李青峰夫妇,几个人借着酒劲打赌猜李青峰怀里抱着的婴儿是硅胶玩具还是真人。

“我当时也没多想,觉得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子兴许是稀罕咱闺女,因此也没有阻止他,谁知接下来的事让我和媳妇惊呆了!”李青峰说,男子突然单手从自己怀里抢走女婴,高举过头,然后将女婴扔在地上。

可在信息如此发达的时代,纸里终究是包不住火的,总有一种力量能勇敢地突破封锁而把真相告诉人们。(中青报曹林)

目前悦悦已经转入医学观察期,由于负担不起高额的医药费,李青峰夫妇只能将孩子抱回家喂养观察,等待3个月之后的复诊。

8月15日,记者到达林州市,一路打听寻到了位于小西环和向阳街交叉路口西北侧的西券西街,这是一片平房区,靠近路边有一处堵门小院,女婴的奶奶就住在此处。出事前,老人常带着孙女在附近遛弯。

除了这些愤怒,我还愤怒当地官方对此案的隐瞒。我注意到,此案发生在7月20日晚,到今天被媒体曝光,已近一个月的时间。在自媒体如此发达、传播如此迅速、信息如此开放的今天,这样一起骇人听闻的事件,竟然一个月后才被媒体曝光,当地捂盖子的能力实在让人惊叹。

记者随后到事发现场附近采访女婴家的邻居时,又听到了另一个版本的事件经过:郭增喜之所以会摔女婴,是因为郭增喜等人停车时和女婴的父母李青峰夫妇发生争吵,恼羞成怒的郭增喜争执中“抓过孩子摔了”。

我无法理解的是,为什么要捂?如此禽兽行为,官方凭什么要用公权机器替他藏着掖着?地方政府可能出于一种本能反应,觉得“民警酒后摔女婴”这样的丑闻会影响本地形象,于是立刻封锁信息,寄望于通过捂将此事平息,然后启动“控负”和“维稳”机器从各个途径封锁消息。

7月中旬,在林州市一次人大常务会议上,人大主任翟建周提到民警酒后抢人孩子、当街摔在地上事件,连称“这太不像话了,太不像话了!”

林州市公安局公开的资料显示,郭增喜1963年出生,今年50岁,系河南省林州市人。2003年前后,郭曾经在公路部门下属的公路派出所任所长,约2008年调到林州市公安局合涧派出所担任指导员,后又进入林州公安局资源管理大队负责后勤基建和财务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