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过市场化手段约束地方政府举债行为

2020-11-15 08:26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所长巴曙松曾表示,应逐步允许地方政府适当自行发行地方债,拓展市场化、规范化的融资渠道。通过市场化手段约束地方政府举债行为,通过充分信息披露,让市场决定地方政府举债能力,将无序的融资转变为有序的融资,将隐性政府债务转变为显性政府债务。这样既可以促进各地方政府按自己的实际能力举债,提高地方政府债务的透明度,还可以方便中央政府对地方政府债务进行管理,采取市场监督与政府监管相结合的方式,达到控制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目的。

就解决地方政府债务问题,渣打银行大中华区研究部主管王志浩表示,“我不认为他们解决了根本问题,即地方政府缺乏产生财政收入的能力”。他认为,中国各省市仍过度依赖土地出售和来自中央政府的财政转移。还有分析师表示,中国真正意义的市政债市场还近乎空白,因此,以发达市场市政债占到债券市场总规模10%为参考,地方政府债发展空间非常巨大。

本次试点地区是全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未来地方债的发行会不会全面铺开?对此中邮固定收益研究小组分析人士表示,试点铺开一定会慢慢做,预计会分“两步走”的方式进行。一部分情况比较好的省市自行发债,此外,财政部还会代理发债,由财政部做背书。这两种方式同时推进的可能性比较大,全面推进还需要看明年下半年有没有新的消息。因此短期内地方自行发债难以全面推广。

复旦大学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研究中心副教授王永钦日前表示,地方债券可以改变地方政府的竞争方式和行为,影响地方政府的治理的转变,给政府带来更多的约束。王永钦称,“地方债的好处在于,可以最大化交易,依然维持低透明度的好处的,缓解了政府代际冲突,更具内涵式的发展。”

上海财政部门有关负责人表示,地方自行发债“开闸”,“补血”民生工程被认为是政策主要指向。“这可以缓解目前一些在建项目的融资问题,首当其冲的就是保障房资金投入。”

目前发行的地方债中标利率低于市场水平,认购火热。对此,国海证券固定收益分析中心分析师范小阳在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我认为这种高溢价是不能持续的,地方资质怎么可能比国家好呢?而且债券存量目前仅229亿元,流动性较差。这里面机构热捧地方债也是为了讨好发行人,抢地方债这块蛋糕。随着试点的铺开,地方债的定价必然要回归市场的轨道。”